九条南北

=南北

安雷only
其他吃的有点多就不一一介绍了

✨沫酱✨

感谢您的关注

是之前亮亮红皮刚出的时候画的>_<
我爱诸葛亮

更多精彩内容请购买后自由观看!!!文和四格还有好多好好看的没贴,彩图也超好看😭

低眉信手:

 


【评论此文章即可参与抽奖,预售结束后将抽两位幸运小观众赠送全本附加明信片两张】【微博同样】




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3b341debHKq67v&id=574450561508


微博地址:https://m.weibo.cn/3207473542/4267190888489840




《少年游》


 


合志信息:




类型:文漫合志  cp:霍琊x游浩贤  原作:《天行轶事》 规格:A5/200P+  分级:全年龄(四格六页 彩页五页 明信片两张附赠 内页道林一百克)




价格:48rmb      预售时间:2018.8.1-8.25


 


参与人员:


 


主催:


 低眉信手 @低眉信手 南北 @九条南北 


 


封面:


 图画绘制:鲜洋芋 @Potato 


Logo字体提供:欠虐 @我名字就叫欠虐你特么打我啊 


Logo设计:鲜洋芋 @Potato 


 


文手:


 叶云珩 @某不知名叶姓帅哥  Niyo  @Niyo.  莫子 @瑞士火箭飞行兵 低眉信手 @低眉信手 久未居 @久未居 慕然 @慕然 楚秋阁  @楚秋阁 源静 @源青争  yoyo @yoyo靡音  雨萦纡 @雨萦纡 


 


四格:


 沫酱 @七濑沫酱 南北 @九条南北 鲜洋芋 @Potato 早点夜宵 @早点夜宵 樱娘 @梟神木隱 


 


明信片:


南北 @九条南北 樱娘 @梟神木隱  




彩图:


樱娘 @梟神木隱 南北 @九条南北 沫酱 @七濑沫酱 椛柃 @椛柃  MARI @-MARISBIN- 




排版:


狐面具 @身负重债的狐面具桑 




校对:


月桂 @木圭 


(本条内容由南北代发,如有任何问题请在评论区或私信 @九条南北 提问,我会负责解答)

星屑

啊啊啊完整版来了,谢谢四儿替我完成梦想🙏🙏

低眉信手:

/霍游


 


/给南北的配文 @九条南北 ,万字,主仆梗,请大家学生卡


 


/官方番外集团设定采用




/感受一下板车文手的进步!




/文档权限设置了,可以看了= =


 


 


——天下之大,只有这里是我的容身之处。


 


 


 


 


“已经换了很多件了,你直接说你要穿什么样的吧。”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人边说边一件件收起被游浩贤随手扔在床上的一堆衣服,很耐心地将它们叠起来收好,说这话时依旧面无表情,而身上只松松垮垮套了件对他来说过长的白衬衣的少年则在霍琊低着头收理衣服的时候趁机站到霍琊身后,越过霍琊的肩膀看他那双灵活而修长的手指,衣服很快都平平整整,像刚刚从盒子里取出来那样。


 


 


“你这样,真的很贤妻良母。”少年笑得不怀好意,手掌就这么贴上霍琊的背,轻抚着,白皙的指尖从脖颈处撩开男人燕尾服的西装领,将那件黑色外套从肩膀处轻轻滑下来,动作可以说是毫无二心也可以说是故意挑逗。游浩贤就是这样,每当你想给他下一个什么定义的时候,却会发现反过来也并非不能解释。


 


 


“我想穿你身上这件。”游浩贤俯下身去,在霍琊耳边轻声咬字,好奇地等着霍琊的反应。


 


 


“那好啊,反正我也觉得这种衣服穿着麻烦。”霍琊闻声立马用双手按住放在自己衣领上的两只手,就着这个姿势将燕尾服外套往后一抖,让少年扯了个空。霍琊捏住游浩贤那不安分的手指,将他翻了个身面对墙壁,就这么以一个诡异的姿势把游浩贤按在墙上,用有点像是威胁的危险语气对游浩贤耳语道:“来啊,穿吧。”


 


 


遭,游浩贤在心里暗叫不好。


 


 


霍琊的呼吸搔得游浩贤耳朵发痒,他本能地想挣脱,奈何霍琊力气大得不正常。他觉得自己的手就像个螺丝孔,而霍琊就是那个拧上螺丝的家伙,他被扣得死死的,没办法,本着大丈夫能屈能伸的原则,某玩脱皮了的游姓人士只得低下头,谷草般的奶金色长发沿着墙面堪称温顺地垂了下来,“……痛。”游浩贤听见自己那(装出来的)虚弱声音都被吓了一跳。


 


 


不出所料,霍琊听见这个字也有点惊讶,立马松开了钳制住游浩贤的手,而游浩贤现在想的则是,还是太嫩了啊,霍没牙。


 


 


连让霍琊问一句你没事吧的时间都没给,游浩贤就转身扑了上去,很是生动地教了霍琊什么叫做“脱兔”。


 


 


游浩贤把霍琊扑倒在床上,大少爷的床垫当然软得妙不可言,两个男人的体重让它很是舒适地陷了一部分下去。


 


 


喂……


 


 


霍琊有些无奈地看着一脸因为得逞了而洋洋得意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少年,觉得身上一阵热,滚烫的雷电流过血脉,四处点火,而还得谨防自己身上这家伙得意忘形而摔个大马趴的霍琊更是操不完的心,一只手托着他纤瘦的腰身,另一只手把他往怀里搂,成功降落之后还不忘帮游浩贤扯一扯他往外翻开的衬衣下摆,大了两码的尺寸显然不属于游浩贤本人。


 


 


“就这么喜欢穿我的衣服?”战况逆转,被人一把圈入怀中的少年耳朵像被人用手捂住了一样,只听得见自己的心在叮叮当当,过度负荷,还有心脏肌肉收缩时火山岩般隐秘的声响。


 


 


霍琊察觉到游浩贤的反应,居然轻轻勾起嘴角笑了。


 


 


游浩贤一个猛虎起身,赶紧用右手按住自己的胸口,想让里面的东西消停点,一边还不忘用另一只手去堵霍琊的嘴,“只是……宽松点!而且这是我家!里面的一切都是本少爷我的!看你瞎得意个什么劲儿!”游浩贤的脸微微发红,活了十几年再加上在方舟里穿越的几千年练就的厚脸皮在霍琊那里完全不起作用,但是没关系,游式定律二——一旦发现拿对方没办法但是自己又很有钱有势就可以以因为我很有钱我很有势为理由来快速结束话题,当然如果对方喜欢你的话这种效果加倍,反正随便搞就是了。


 


 


“包括我?”包括我也是你的?霍琊面不改色,好笑地看着游浩贤吃瘪的样子。


 


 


这句话说出之后游浩贤知道自己是真的输了。


 


 


“废话。”游浩贤闷声说完飞快地从霍琊身上移开自己的身子,留霍琊在那里发愣,转身站到穿衣镜面前,一颗一颗地自己解着扣子,露出清晰的锁骨,覆盖着一层薄薄肌肤的胸膛,以及在衬衣下面若隐若现的大腿根。


 


 


“来来来,拿去吧,才不穿你的。”游浩贤皱眉,闭着眼睛说,已经脱下了自己身上霍琊的那件衬衣,抓着那件衣服往后一甩,示意霍琊接住,下一秒却被一件突然搭上来的衣服所带来的冰凉感触给弄得一阵哆嗦,不,还不只是如此。游浩贤又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了,然而并没有人强迫他,绑住他,扼住他,仅仅只是因为霍琊站在他身后而已,那种温度,感觉,对游浩贤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是那么矛盾的存在,像是一个避风的港湾,又像是一个席卷吞噬他的海浪,久久不能平息。


 


 


“当心着凉。”霍琊边给他穿上衣服边说,为他整理袖口,系上领结,动作轻柔得宛如恋人,从游浩贤的角度看他垂下眉目的时候显得睫毛很长。


 


 


游浩贤坐在床边,这下什么也没说,也没搞什么麻烦,乖乖地给他摆弄,只有在霍琊蹲下去帮他把鞋带打好的时候忍不住伸出爪子去揉了把霍琊那一头软软凉凉的黑发。


 


 


 


“猜猜我是谁。”一双细腻凉白的手应该属于少女,起伏很小的天然呆声音不打自招。游浩贤无奈地笑着移开少女的手掌,说,好啦小律,我知道是你。


 


 


“你惊喜吗?游浩贤。”少女极为认真地睁着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瞳孔很大,水灵灵的显得十分可爱,当然,只限不动手的时候。


 


 


“……”


 


 


游浩贤沉默了三秒钟。


 


 


“很惊喜!”当游浩贤发现自己的停顿已经伤害了少女的心后,便打算做一点无谓的补偿。


 


 


“……奏,为什么会这样。”小律默默转头,有点疑惑地问她身后那个一脸紧张的少年。


 


 


“啊不小律,你听我解释。”


 


 


“……真的没事,不要在意啦,我很开心的。”游浩贤一边给小律顺毛一边给一旁的绿毛使眼色——你看你提的什么弱智建议!


 


 


奏也不甘示弱地瞪着游浩贤——是你自己反应迟钝好吗?


 


 


今天是游浩贤十八岁生日,朋友们基本上全到齐了,热热闹闹坐了一桌,游浩贤坐主位,用右手托着下巴,眼尾瞥着自家管家忙前忙后招呼上菜的样子。


 


 


“琊,青帝集团那边让我来告诉你,继承人的身份依旧为你留着,不去试试吗?是没这个自信,”羽灰笑眯眯地望着将一个餐盘摆在她面前的霍琊说,而游浩贤则是几乎听见自己石化并且咯嘣一声裂了的声响。羽灰余光扫过游浩贤,嘴角含笑,带着几分只有双方看得出来的挑衅,又接着说,“还是不想?”


 


 


喂喂喂搞什么鬼,游浩贤心里万马奔腾,就打内心来说,他也知道霍琊更适合当总裁而不是当管家,但是人的习惯是可怕的,人是可以被豢养的,哪怕下定决心,习惯都是一个半好的伤疤,不痛但痒,更何况,游浩贤根本没这个心理准备,比如说,霍琊会不再在他身边,不再想见就见这种事。


 


 


“我家少爷今天生日,我们不谈生意。”霍琊外表礼貌却动作强硬地移开了羽灰的手,站在她身后的红发侍从立马向前一步,做出防卫姿态。


 


 


游浩贤对霍琊的反应只觉得一阵心空,顺着胃爬到喉咙,难耐而慌乱,又有几分在意料之中,他带上往日那副(权当面具)温柔的笑容,劝道:“好啦好啦。”


 


 


除了这个小插曲之外,这次宴会可以说是非常成功,一群人喝得烂醉。小瑶醉得抱着青凌尾巴睡了,青凌叹一口气把她抱起来,眉目间却是旁人都能轻易发觉的柔情;奏完全是一杯倒,一直拉着小律的手说有话要说,小律也很认真地坐在他面前,说,你说吧,其实她只是喝酒不上脸,内里也差不多了,很快两人就双双瘫倒在桌上,被霍琊带去客房休息。


 


 


天空已经蒙上一层雾气般的余晖,橙色的夕阳是蛋白天幕最中间的蛋黄,又好似带着几分醉意的人眼里的摇晃散漫。等把那群活宝全部安排睡下之后,游浩贤一个人坐在葡萄架下那张白色的欧式野餐桌旁,自顾自地喝着酒,直到霍琊不声不响地从他身后拿走他的高脚杯为止。


 


 


“还要喝几杯?”戴着白手套的男人声音低沉,游浩贤靠在椅背上,仰起脸从下而上地看着霍琊,心里如潮水般涌动,拍打着狭窄封闭的胸腔。


 


 


“抱我。”游浩贤看起来还不是很醉,只不过脸微微发红而已,不过也是,在桌子上他一直逗趣让别人喝酒,结果满桌子都倒了他还只下去一杯。游浩贤之后跟霍琊说,那可是成功者的应酬方式。


 


 


但他一个人在这里喝了多少,霍琊就不太敢确定了。


 


 


因为仰着脖子的关系,游浩贤的刘海向上翻起来,露出白皙光洁的额头,还有肌肤匀停细腻的脖子,此刻微微泛红,让人有狠狠咬上一口的欲望。


 


 


霍琊没说话,将手放在游浩贤的下胁两侧,像搂小猫似的把他搂起来,但是说实话,就连小猫也没这待遇。


 


 


游浩贤身上烫得像是高烧,他本来温度偏低,此刻热乎乎的像个人形暖炉,眼睛微微眯着,视线像是丝线般,打了死结。他完全放松自己的身体,软塌塌地靠在霍琊身上,对于这样的信任姿势,霍琊一点办法也没有,握住游浩贤的膝弯,挠了挠他的脚心,后者闷哼一声躲开了,脸埋进霍琊的肩窝,抱紧他的脖子。


 


 


“——起飞!”游浩贤说完张开双臂,整个人摇摇晃晃,满脸酒气,方才坐在葡萄藤下饮酒还剩的几分风雅现在哐哐当当全部掉地上,这下霍琊大概知道他喝了多少了。


 


 


霍琊把不停乱动的人扛肩膀上,将他稳住,朝着房间里走去。


 


 


“快飞——!”游浩贤踢了几下腿,但力道貌似不怎么可观。


 


 


“啧,”霍琊躲开游浩贤挥来挥去的手,然后按着那双手把它们固定在游浩贤身后,“别乱动。”


 


 


“想吐。”游浩贤这下终于愿意好好说话了。


 


 


“嗯?”霍琊停住了脚步。


 


 


“骗你的!”霍琊身上那个无良少年又笑嘻嘻地挣脱开,还顺便拍了拍霍琊那精致好看此时却越来越黑的脸蛋。


 


 


好不容易终于给弄上床,那家伙又七搓八板(川话:很折腾的意思)让人不得安宁。在霍琊试图第51967816次帮他盖上被子失败后,失去耐心的某人终于俯下身子严肃警告道:“再动我就不客气了?”


 












石墨:https://shimo.im/docs/NGlVTDlQLNYdfHiN/

入眼惊雷

真的好温暖哦呜呜呜好喜欢,为龙改变的少年和改变了少年的龙的故事真的很温馨,吹吹我四儿

低眉信手:

 


/继我本想去江南后的一点点乡野生活


 


/霍游


 


 


——于是你那雷声阵阵的眼眸便在此刻响彻我的脑海。


 


 


 


东东的眼睛快要全瞎了。


 


他们暂居的村庄里有一只名叫东东的狗,长着棕黄色的长毛,遇到下雨天就一缕缕地黏缠起来,显得脏兮兮的,一边眼睛上蒙了一层青白泛光的翳,水肿的角膜笼罩住原本清澈的琥珀色眼睛,犹如一个浑浊的玻璃珠子。


 


 


东东平时最喜欢靠在墙角,谁喊也不答应,有善良的村民担心它饿死,就想唤它回家,然而无济于事,直到游浩贤和霍琊来到这里。那天细雨飘飘,霍琊用水决在两人头顶虚盖了一层水膜,权当雨伞了。游浩贤停下来望了眼那只落汤鸡般的傻狗,嘴角抿了抿,转身却又勾起一个素来爱做的笑脸,似是随口说了句,那狗的眼睛和你一个颜色,霍没牙。


 


 


“不准解剖。”霍琊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我有那么坏吗?”游浩贤皱眉,佯作生气,天光映得他脸越发白皙了。


 


 


“那要带回去?”霍琊侧过脸去看他,好像真的是在认真地询问他的意见。


 


 


“过来。”游浩贤没有回答霍琊,而是直接蹲下去对那只脏兮兮的狗说话。


 


 


游浩贤向前伸出一只手,却没有要抱它的意思,但这举动依然让霍琊有点意外。




没反应。 


 


东东贴着墙根那水渍斑驳的红色砖石,顺着水汽浓重的地方冒出许多零零散散的青苔,显得很冷,腻乎乎的,但厚毛下的肌肤应该还是温热的吧?游浩贤蹲在东东面前,用手托着腮,回想起小时候第一次和理看见小狗的场景,理怕狗,而何熙则是笑眯眯地往游浩贤手里塞了一把冷光逼人的手术刀,说,乖,我们就从它开始练习吧?


 


 


记忆戛然而止,变得湿漉漉黏糊糊,融上血的颜色,像沾湿纸边那样渗开,蓦地,游浩贤突然收回了准备唤那只眼睛有毛病的狗的手,五指微微弯了弯,最后攥紧。


 


 


霍琊偏过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没多大的变化,而那狗也不为所动,就像听不见似的,蜷缩在墙角。游浩贤略略低着头,长长的枯草色头发遮住脸颊,从侧面看过去睫毛很长,却是面无表情的,刚刚的嬉笑仿佛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疏忽,就这么丢失了,搭在膝盖上的手臂也低垂着。


 


 


但很快,他又站起身来,像之前那样,露出一个无所谓的表情,对霍琊说了一句走了,转身就要离开。


 


 


感觉手腕被人拉住,那人的手掌带着一股从内散发而出的温度,而游浩贤体温偏低,对比之下这种感触热过了头,又本能的有点舍不得这种温度,如果霍琊的手指再动几下,拇指顺着手腕上青青的血管滑进手心窝,那游浩贤可能就真的会觉得自己悬空了。


 


 


这样贪恋温度,可能是由于自己的凉薄。


 


 


但是霍琊没有更多的动作,方才仿佛只是单纯地想让游浩贤停下来而已。


 


 


霍琊松开游浩贤的手,越过他身旁的时候用手掌按了按游浩贤的脑袋,整得游浩贤一阵不适应,本还想说点什么,低头却只见霍琊蹲了下来,面对着那只狗,几乎同一时刻,那只狗突然有了反应,宛如一个植物人苏醒的一瞬间,很温顺地径直朝霍琊靠过去,霍琊也就顺势单手将它抓起来,拎到游浩贤面前,看见他犹豫的神情,轻挑眉梢道:“嫌脏?”


 


 


“手上满了。”游浩贤望向别处。


 


 


“我替你拿。”霍琊饶有趣味地看着难得在自己面前吃瘪的人。


 


 


游浩贤也搞不懂,难道说动物真的那么聪明,可以看见一个人的内心,不然就外貌来说,怎么都该是游浩贤更好接近的样子,但这只半瞎的狗却根本不予理会,选择靠近那只脸上冷冰冰的黑龙,莫不是它也看透了,霍琊实则内在温柔这件事。


 


 


但现在还不能夸这只笨龙,游浩贤想,举起手上拿着的行李,提到霍琊面前,说,“那你拿吧。”末了还不忘弯弯眉眼,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霍琊不语,毫不在乎地拿起两人的东西,低头却留神注意着游浩贤抱起那只浑身污垢的狗的模样。


 


 


什么嘛,这不是还挺温柔的吗。霍琊想。


 


 


两人暂时住在一家出租的村舍,准备明天就动手建自己的小屋。


 


 


游浩贤表示一切都得遵从他的品味,霍琊负责出力就好,霍琊说他不在乎这种事。


 


傍晚时分,环绕着深绿色山脉的烟气好似一个套环般缓缓脱离山尖,那样浓重的烟雾是会让人想起故乡的,从厚厚的奶白色云层后露出一块湛蓝的天空,几束阳光吻开那个伤口,闪烁着橘红色的光芒,云朵聚了又散,整个天幕正在上演一场不断搅动又疏淡有致的离合。


 


 


用水诀很容易地就将东东洗干净了,奇怪的是除了霍琊将东东递到游浩贤怀里的那一次,别的时候它都只黏着霍琊,这让游浩贤有点受打击,那天晚上,游浩贤以路途颠簸劳碌为由,说今天晚上就不教霍琊诫子书了。


 


 


“让那只狗教你去。”游浩贤洗完澡,穿着白色的单衣,靠在木桌边,笑意盈盈地如是对霍琊说道。


 


 


“可我想学。”霍琊在游浩贤耳边吹气似的低声说着这话,弄得游浩贤耳朵发痒。他将手放在游浩贤的胯骨两侧,食指和中指慢慢游移着挑开人类少年的下衣摆。


 


 


游浩贤心想糟糕,黑龙的学习速度快得超出他的想象,更何况这一招还不是自己教的!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榻上授课,折腾得游浩贤第二天醒来都快中午了。


 


 


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身体纵使疲惫,也要比以前适应多了,下午依旧精神抖擞地指挥霍琊干着干那。游浩贤一边喂东东吃瓜子一边靠在桌上画着他们屋子的设计图。


 


 


游浩贤已经不记得他们具体是用了多久来建成他们的家了,只知道托得霍琊的水诀和力气,并不是很长一段时间,在这之前他们一直过着清晨睡觉,白天施工游逛看夕阳的日子。


 


 


游浩贤渐渐也不那么介意东东不亲他了,狗该喂喂该洗洗,闲下来,一人一狗趴在客栈的葡萄架旁看霍琊用水诀运木材。


 


 


有一天,东东从外面玩了回来,霍琊不在家,游浩贤给它开门,心想着无聊,就蹲下去冲东东伸出双手,本来没期望这狗的反应,但谁知道,下一秒它居然反常地摇着尾巴很亲热地钻进了游浩贤怀里,弄得后者一阵惊讶,但随即又很高兴地抓起狗狗的两只爪子,笑了起来,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平时毒舌腹黑偶尔还刻薄的人类少年真心笑起来是那么单纯好看,乃至耀眼。


 


 


那是霍琊刚刚回来,站在家门外不过几米远的时候,游浩贤还没发现他。


 


 


霍琊却看见了那个场景,那天他站在那里,看了很久很久。



我几百年没画过霍游了...设定是管家x少爷

和四儿说好这次我画她写,下面有请四儿为我们倾情演出!开车!! @低眉信手 

那什么,请给我点评论鼓励我一下让我知道还有多少人喜欢...😔谢谢大家乐

霍游小队❁

又要和四儿搞事情了!

低眉信手:

公布一下名单 后期可能增改 麻烦想要这个合志的妹子留个名 因为如果真的太少 我们就做无料了 难得凑齐这么多老师 还是想以本子的标准来一回的!截稿日是七月十日 我们的目的非常明确

一是霍游万岁

二是送给黑一

三是回本就行


呜呜呜请大家多多支持哇!


文手组




 @楚秋阁 


 @雨萦纡 


 @低眉信手 


 @瑞士火箭飞行兵 


 @yoyo靡音 


 @Niyo. 


 @慕然 



画手组

@Potato 

@九条南北 

@七濑沫酱 

@梟神木隱 

@椛柃 

@早点夜宵 




我收到了!!!!你们呢???

真的好好看啊我吹爆老师们呜呜呜

和安安一起过生日了!!!!安安和我都生日快乐💙💚💛💜❤

把英雄学院新几集看完了,小久好帅轰君好温柔爆豪好完美啊!还会做饭!!!我在三个男人之间流连忘返(ˉ﹃ˉ)